100年前鲁迅《伤逝》早已道出婚姻真相:钱才是爱情可持续的基础

涓生和子君的爱情悲剧,是百年前鲁迅先生所写唯一的爱情短篇小说《伤逝》中的故事。

涓生失去了子君,那个曾经他那么爱的女人。

他说:“如果我能够,我要写下我的悔恨和悲哀,为子君,为自己。”

为子君,他需要向她忏悔。

而为自己,只不过是为了除去心中的内疚罢了。

毕竟,是他对子君说了“我不爱你了”,才使她寒心离开,最后竟然不知为何,就死了。

他不应该向她说出真话,至少要向她撒谎、遮蔽一下心思,她也不至于伤心至此,骤然离世呀。

可事实上,如果他们之间没有了爱情和欣赏的感觉,藏住“真心”,用谎言就能让关系继续下去吗?

这个话题值得深思。

涓生和子君之间的爱情摩擦和纠葛,颇具真实性和争议性。

展开全文

从当下女性角度对涓生的评论,大多是“渣男”,“不负责任”,“懦弱”。

而男性角度,对子君可能就是“太依附于男人”,“不能共同进步”等等的抨击。

我们不得不对鲁迅先生的犀利观察由衷佩服,《伤逝》中所揭露的人生,和恋爱婚姻的本质,即使时光穿梭到百年后的今天,仍然看起来毫不过时。

1.同居前,精神吸引,朝思暮想

“我是我自己的,谁也没权力干涉我。”

正是子君在家族压迫面前,这句分明的、坚决的而沉静的话,让涓生对子君的爱变得更激动,更倾心。

这个女孩变为了他心目中的女神,她有思想,有勇气,有力量。

这是多么彻底的思想啊,比他涓生还要坚强得多。

他涓生是谁?他是一个文化局里的职员,在职场上已经一定的阅历和见识。

因为要生活,必然已经磨去了许多高贵的东西。

子君和涓生走在一起,毫不关心别人的眼光,大无畏的态度,如无人之境,反而涓生遇到别人的眼光,反而瑟缩起来。

勇敢和进步的子君,使他朝思暮想。

那个年代,五四新文化运动刚刚兴起,男女们正处于追求自由恋爱和婚姻自由的文化热潮中。

作为女大学生的子君,无疑是新文化的追求和拥护者。

虽然涓生和子君并不门当户对,即使子君的叔叔当面骂涓生。即使子君的家庭背景,显然比涓生要优越许多。

然而这对追求新精神的年轻人,因为精神上的共鸣,彼此被强烈地吸引。

涓生在子君面前谈家庭专制,谈男女平等,谈泰戈尔等等。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