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17名防疫保安的遭遇:应聘被骗,队长失联,在桥下和楼道过夜

作者: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耿学清

4月30日,马江明脱掉防护服,在浦东新区一处商场的安全通道休息。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耿学清/摄

4月28日,拿到被拖欠近一个月的工资及补贴后,上海17名“防疫大白”被迫离开浦东新区德锦苑小区。当晚,上海降雨降温,他们在附近公园的桥下睡了一夜。

“防疫大白”是他们在当地官方考勤表上的标准称谓。一个多月来,他们并不知道如何定义自己的身份。名义上,他们被小区居民和居委会工作人员称为“志愿者”。实际上,他们是上海本轮新冠疫情防控的“打工人”,通过保安公司、中介 *** 来的“防疫保安”。

多名保安队员向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反映,他们遭遇了“欺骗式招工”、队长失联、拖欠薪酬补贴等问题。

受骗

10余名接受采访的队员认为他们是被骗到德锦苑小区的。

张雷原本在上海市宝山区打工,疫情暴发后,工厂停工,他在 *** 群里看到一个叫“Yang”的中介发布 *** 信息。

*** 信息中要求,必须有48小时内核酸证明,必须服从现场管理安排、做到小区解封结束。条件是内围250元/天,12小时包吃住,工资做完结清。工作地址只写着“浦东新区北蔡镇附近小区”。

张雷表示,当时中介承诺的工作时间是3至15天。

类似的 *** 信息在疫情暴发后大量出现。记者在多个上海 *** 群、零工群里看到,4月下旬, *** 信息仍然维持在每日数十条,多为涉及疫情的岗位:防疫保安、保洁,消杀队员,疫情管控志愿者,团购微信群业务推广员,密接转运安保员等。

所谓“内围”,指在封控区域内工作。张雷打电话特意询问工作区域内是否有阳性感染者。对方表示“没有阳性,只有密接”,向他索要姓名和手机号,完成报名。

张雷直言,在意是否有阳性感染者,是因为他们经不起隔离后失去的工作时间。

“我们是打工人,疫情期间出来工作确实是为了挣钱。”张雷说,他们在厂里上班,工作性质也是零工,很少能签 *** 合同,基本通过劳务中介被转化成“小时工”,这意味着,一旦停止工作,他们没有任何收入。

“但是我们老家的房贷没有停,老人孩子也等着养,有许多花销。”张雷说,他们不能闲着。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