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拐点!16省人口开始负增长了

文|凯风

人口负增长,不再是传说。

2021年,全国人口净增仅48万,创下1978年以来的历史新低。当全国人口总盘子趋于零增长,各省市人口格局必然迎来新一轮大洗牌。

在内地31个省市中,超过一半省份常住人口负增长,还有部分省份处于负增长边缘。

人口形势逆转,影响有多大?

01

人口争夺战,

谁是省域更大赢家?

这是全国主要省份2021年人口增长情况:

可以看出,过去1年,全国超过一半省份人口负增长,而年度人口增量超过50万的省份仅剩3个。

全国人口增长最多的5个省份,全部都在南方:

浙江(71.7万)、广东(60.4万)、湖北(53.7万)、江苏(28.1万)、福建(25.6万)。

这其中,湖北作为黑马,脱颖而出。

这是后疫情时代人口回流所致。2020年疫情,让湖北一度流失了150多万人口,按照目前的回流速度,湖北人口规模,仍未回到疫情之前的水平。

数据显示,2021年湖北常住人口5830万,相比疫情之前2019年的5927万,少了近100万。

疫情影响有多大、有多深远,由此可见一斑。

同时,浙江取代广东,成为人口增长第一大省。

过去10年来,广东人口形势全面向好,自然增长人口井喷,叠加外来人口孔雀东南飞,带动广东人口年增超过200万人。

然而,2021年,广东不仅新增人口大打折扣,而且去掉自然增长人口,外来人口净流入仅剩下几万人,而浙江则超过60万。

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变化?

一个原因是,广东常住人口规模过于庞大,接近增长极限。

要知道,广东总人口接近1.27亿人,超过了日本全国的人口规模,放在世界各大经济体中,可以排进前十。

同时,疫情频发,让许多外来务工人员选择留在省内就业,或推迟回到珠三角就业的时间,这也影响了广东的人口增量。

此外,过去几年来,浙江出台了一系列人才政策,通过降低落户门槛吸引大量人口涌入,而广东部分城市开始收紧门槛,深圳取消大专生直接落户资格,就是典型。

这并不意味着广东失去了人口吸引力。一旦疫情消退,广东的人口增长还会回到正常轨道。

02

16省人口减少:

中部、西南地区首现负增长

常住人口负增长的省份,越来越多。

与过去相比,这一轮人口负增长态势,除了众所周知的东北三省之外,连西北、西南甚至中部地区,都开始遭遇人口大盘萎缩的尴尬。

这其中,河南、黑龙江、云南、湖南、河北、天津、辽宁、甘肃等省份,人口负增长数量超过10万。

在西北地区,陕西、新疆常住人口双双负增长。其中,陕西是40多年来首次出现人口负增长。

在中部6省中,仅湖北、安徽常住人口正增长,河南、湖南、江西、山西全线负增长,河南常住人口甚至减少了近60万,创下了新纪录。

在西南地区,云南、贵州常住人口首次负增长,而作为全国人口TOP5大省的四川仅新增1.3万人,离负增长只有一步之遥。

当然,人口形势最严峻的仍旧是东北。

黑龙江,在过去10年减少646万的基础上,2021年再次减少了46万人。

,

新2手机网址www.zq38.vip)实时更新发布最新最快的新2手机网址、新2手机网址线路、新2手机网址登录网址、新2手机网址管理端、新2手机网址手机版登录网址、新2手机皇冠登录网址。

,

这意味着,过去11年,整个黑龙江省的人口规模萎缩了近1/5,包括哈尔滨在内的所有地市,无一幸免。

而这一切,还只是开始。

03

人口负增长之省,

为何越来越多了?

出生率集体下滑,是省域人口形势逆转的核心因素。

中西部省份,本身就面临着劳动力人口外流的压力,常住人口规模长期低于户籍人口。

过去这些省份之所以还能维持常住人口正增长,主要得益于自然增长人口的贡献。

如今,这一“贡献”已经不复存在了。

2021年,全国出生人口1062万人,出生率下降到7.52‰,人口自然增长率降到0.34‰,创下40多年来的新低。(参阅《逼近千万大关!出生人口再创新低》)

少子化+老龄化,多个省市开始直面人口自然负增长的重压。

在已公布相关生育数据的省市中,超过10个省份自然增长率转负,江苏、湖北、河北、山西更是首次遭遇这一情况。

近日,江苏省统计局发布数据,2021年江苏常住人口出生率为5.65‰,死亡率为6.77‰,人口自然增长率为- 1.12‰。

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,江苏年度人口自然增长率首次转负。

根据《长三角,也开始“东北化”了》一文分析,虽然靠着人口流入,江苏常住人口勉强维持住正增长的局面,但出生率下滑态势之猛、生育形势之严峻,直追东北。

湖南也是如此。

2021年,湖南出生率7.13‰,死亡率8.28‰;人口自然增长率-1.15‰。

这是近60年来,湖南自然增长率首次转负。

同时,湖南作为劳动力大省,地处中部腹地,但面临着大湾区、长三角的双重虹吸,人口外流之势有增无减。

这在《全国第5大城市群,呼之欲出》一文中有详细论述。

过去1年,湖南常住人口整体减少23.3万,其中7.5万来自自然人口负增长的贡献,15.7万则来自于人口净流出。

事实上,不仅湖南,包括河南、四川、重庆、山西在内的中西部省份,都面临着生育率下滑+人口流失的双重困境。

失去了大规模出生人口的支撑,这些省份的人口负增长速度有可能会大幅加速。

04

强省会的例外

虽然一众省份常住人口开始减少,但省会城市基本都维持了正增长。

这正是强省会的虹吸效应所在,这在《中国城市大趋势》一书中有详细论述。

作为中国第三人口大省河南的省会,虽然河南全省人口面临负增长,但郑州常住人口一直呈现飙升之势。

2021年,郑州常住人口达1274.2万人,相比2020年新增12.52万人,占全省比重提升到13%左右。

这一数字,与2010年相比,更是大增408万人,增幅高达48%,位居全国前列。

与郑州一样,长沙也是省会人口虹吸的更大受益者之一。

以七普人口数据为例,2010-2020年,长沙常住人口迈过千万大关,10年净增300万人,位居全国第一梯队。

同期,湖南全省仅增加76万人,这意味着除了省会之外,其他普通地级市人口几乎都在流失。

所以,不难理解,为何几乎所有省会,都提出了“强省会”战略。

虽然官方层面明确提出“严控省会城市规模扩张”,但强省会不仅不会消失,反而还会加速。

  • 评论列表: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